工号51
摘要:一个工人的尸体,公司不让家属见,拉去火化


前段时间,51在群里看见有人转发了一条爆料求助的微博,内容是发生在江苏金峰水泥厂一起可疑的工亡事故,当事人发了几千字长博控诉厂方,微博内容十分令人愤慨,一下子就获得了网友们的积极转发和声援。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位工友在工作时疑似遭遇了事故不幸身亡,但厂方却在事故发生后迟迟不通知家属,拒绝向家属透露情况,并且也没有将人送去医院抢救。直到事故发生十几个小时后,死者家属才在厂方一辆奥迪车的后备箱里见到了这位不幸身亡的工友的尸体。之后,厂方又违背死者家属意愿,马上将死者尸体拉去火葬场,并且不允许死者家属接触。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面对死者家属的赔偿要求,厂方一直不理不睬。

更令人气愤的是:厂方曾经为死者投过一份意外保险,而厂方却在与死者家属的谈判过程中否认这份意外保险与死者的关系,死者家属怀疑是厂方私吞了保险金。这样一起疑点重重的工亡事故迟迟得不到妥善解决,因此死者家属迫不得已发微博求助。

网友们列出了该起事件的以下的几大疑点,期待有关部门的回应:

1、 为什么厂方在事故发生十几个小时后才通知家属?
2、 为什么厂方没有将死者送医?
3、 为什么厂方急忙将死者尸体拉去火葬场,不让家属接触?
4、 厂方是否存在私吞意外保险保险金情况?

······

隔天1月27日,当地政府的官方微博号@溧阳发布 发布通告对事件进行回应:

在通篇回应中,并没有对网友们关心的以上种种疑点的回应。更加扯淡的是:通告中声称死者家属与企业在1月23日下午就事故赔偿达成和解,签订和解协议书。可是,如果双方已经在23日达成和解了,为什么死者家属还会在1月26日下午发微博求助呢?

于是有人私信询问死者家属通报有关和解的内容是否属实,得到了以下回答:

好家伙!这个所谓的官方通告纯粹就是忽悠人的!网友们纷纷在通告的评论区表达了对此公告的质疑,而接下来官方的反应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当网友们再次打开死者家属的微博主页时,发现死者家属@Wxy未来 求助的微博已经被删除了!她微博主页的其他微博也被删到了2016年。原本被关注此事的热心网友推上去的热搜也被撤了下来。事件从此再也没有任何进展和消息了,也再也没有任何媒体去深挖报道了。随着各大官媒对官方通告的转发,网络上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仿佛官方通告就是唯一的真相,事件的种种疑点再也得不到回答了。

当地政府配合企业把这起疑点重重的工亡事故压下去了!

面对这样的事态发展,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到失望和愤怒,背后是怎样的黑手制造了这一切呢?

金峰水泥厂的背景

据微博网友@sharmsari 搜寻资料爆料,涉事的江苏金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曾经发生多起恶性事件,包括厂房排放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导致村民患病、与黑恶势力有联系,曾在一起纠纷中勾结黑社会殴打他人等:

在金峰的企查查页面,还能查到该企业曾经涉及多起有关工伤赔偿的劳动纠纷:

在地方论坛上,当地人更是这样形容金峰集团:

在此同时,金峰集团却又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江苏省建材行业优秀企业”“溧阳市纳税超亿元企业”“全国私营企业纳税百强企业”。董事长徐贵生是当地首富,还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如此看来,金峰集团真是实力雄厚啊——不过这可不是夸它,实力强大不代表遵纪守法,“优秀企业”的名号更不代表金峰会去造福百姓。相反,企业规模越大,越是权势倾天,和当地政府勾结起来横行霸道!

官商勾结的背后

地方纳税大户勾结地方政府,封杀互联网上对本企业不利的言论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发生,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常见:2018年,作为内蒙古纳税大户的鸿茅药酒,就勾结当地警察,对在网络上质疑鸿茅药酒虚假广告的医生谭秦东进行跨省抓捕,此事引起全国声讨。

富士康工人跳楼,大家只知道2010-2011年的十三连跳,但是富士康的工人都知道,跳楼一直在发生,只是新闻每次秒封。工友尸骨未寒,富士康就用这么快的速度与政府合谋,就是为了防止事情传出去,富士康又被批评血汗工厂!好一个防患未然!

至于为何出现这种官商勾结压制言论的情况,表面原因有企业的贪婪,以及部分官员道德败坏接受贿赂,然而这一切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在中国,不同职位的官员都有一套由上级制定的考核指标。上级领导通过考察下级官员对这套指标的完成情况,来决定下级官员的政治前途。对于地方官员来说,GDP和维稳则是非常重要的两个指标。51曾听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人讲过,有些地区的官员,每拉来一笔投资,工资卡里就会多打过来一笔奖金;但是,如果当地爆发了工人罢工、群体游行,或者出了像鸿茅药酒这样的舆论事件,给特色国的和谐稳定抹了黑,那他们一年的政绩可就全都不做数了。

所以,地方政府自然是对大资本家笑脸相迎,而对工人维权的呐喊恨之入骨。像金峰集团、富士康这类地方龙头企业,每年能给地方政府贡献一大部分的GDP和税收,地方官员一定会为它们的经营扫清障碍——包括删除网上的负面言论。龙头企业的大老板,都是市委市政府的座上宾,能当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时不时和官员坐在一起开会,说的是共同规划地方发展,实际是讨论怎么剥削我们更好!

而且,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从冰箱里拿一块肥肉,手里总能留下油水。资本家交的税和投资是那块肥肉,官员们是经手肥肉的人。除了上级对政绩的要求,明里暗里捞取好处的机会更是数不胜数。

昆山市政府的招商引资标语说出了全国地方官的心声:“昆山人民欢迎您来投资、你们来剥削的越多我们就越开心”;昆山法治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安心怎么办”、服务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人文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舒心怎么办”。怪不得政府总是冲在帮黑心企业压制舆论的第一线——这样他们才能和老板一起吃香喝辣!只不过,吃的都是我们工人的肉,喝的是从老百姓身上榨出来的血!

官僚体制与阶级统治

如果说地方官员为了冲政绩,为了他们的贪婪私利,不择一切手段为资本家扫清障碍,可是上级为什么要这样制定指标呢?地方官员的手段如此卑鄙无耻,中央不怕造成不好的影响,激起民愤吗?怎么就不能把考核标准换成咱们工人关心的工资待遇、劳动保障情况呢?

说到这里,就需要解释一下政府扮演的角色了。在资本主义主义体制下,国家并不是中立的,而是扮演“资本家大管家”的角色。各级政府都需要为资本家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这就是他们的工作职责,而GDP和税收增长则代表资本家赚钱顺利,资本主义经济平稳发展。“官员考核标准”只不过是冠冕唐皇的说法,如果你能揭开伪装,就会发现它的真面目是:为资本家服务水平的标准!

更何况,底下收上来的税,也要交一部分孝敬上面,上面大佬也有不少亲戚朋友,投资了大资本家的买卖,或者自己就是大老板。官和商本来就是一体的,他们是剥削者,是统治阶级,我们工人才是被剥削者,是被统治阶级专政的对象。

压制言论、掩盖事件真相的黑手的面目已经清晰了:资本家、官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统治都是这只黑手的手指头。这只黑手无处不在。工人讨薪时想找媒体报道,媒体却被上级下了报道禁令;工人看不起病,国家卫健委却上调了医疗费,挂个号都要五十块;维稳支出每年增加,却不见国家拿出一点钱补贴在疫情下苦苦挣扎的百姓······背后都是这只黑手在作祟。

要想摆脱这只黑手,就只有工人团结起来,打倒资本主义一条路可走!